注册
 
登陆
   
人民日报-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央视网
央广网
中国报道
学习强国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中央文献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

网约车持续整改 共享单车格局生变

2019年11月05日 来源:新京报

        
 

 
2019年的共享出行市场挑战与机遇并存。经过将近一年时间的整改,近日,滴滴出行、嘀嗒出行等多家出行平台公布了安全整改进展,安全保护功能已基本成为行业通识。而滴滴顺风车空出一片天量市场对各大平台的吸引只增未减,行业玩家纷纷布局加码。
 
此外,共享单车全面归队,摩拜单车“美团化”,青桔单车担起滴滴共享单车重担。共享汽车驶入十字路口,途歌“折戟”,盼达用车“缩水”。
 
网约车整改 安全合规化成主题
 
2018年11月,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要求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对照问题清单完成整改方案和具体措施。近日,包括滴滴出行、嘀嗒出行、美团打车、曹操出行、神州专车、易到用车等多家出行平台,分别公布一年多来的安全整改进展。
 
从滴滴等主流网约车平台的安全功能来看,在乘客端均设置有紧急联系人、一键报警、行程分享、行程录音、乘客评价、司机背景审查等功能,安全保护功能已基本成为行业通识。
 
滴滴作为出行行业头部玩家,近一年整改变化较大。今年以来,滴滴持续组织媒体开放日活动,向公众公布整改情况,接受社会监督。对加强顺风车安全管理,全面依法合规,提高应急处置能力,加强公共安全问题治理等七个方面27项工作进行了整改落实。
 
美团、嘀嗒等出行平台在整改进展中提到,全力推进合规经营,全面加强人车一致性管理及驾驶员安全教育,全面提升背景审核准确性等方面。未来出行市场安全工作将常态化,安全能力也将成为出行平台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易到用车再陷资金危机。神州专车继续“不务正业”,瑞幸咖啡势头依旧。2月,“曹操专车”品牌和服务也全面升级为“曹操出行”。7月,首汽约车宣布年内公司整体盈利。
 
越来越多车企入局网约车市场。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一汽集团、吉利集团、首汽集团、长城汽车、上汽集团、长安汽车等车企已进军网约车市场。此外,长安汽车与一汽集团、东风汽车携手阿里、腾讯、苏宁成立T3出行欲搅动共享出行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国外网约车巨头纷纷亏损上市。美国网约车巨头Uber今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同比亏损扩大。司机报酬、奖励补贴和相关保险也是导致Lyft亏损的主要原因。
 
滴滴顺风车未回归 顺风车群雄纷争
 
顺风车安全事件成为出行行业安全规范化的“导火索”。当时滴滴、高德下线顺风车业务,嘀嗒暂停午夜场。此后滴滴顺风车进入整改阶段,开启多场沟通会,目前尚未回归。
 
顺风车市场也令许多玩家蠢蠢欲动。1月起,哈啰顺风车在全国300多个城市上线运营。嘀嗒顺风车承接了部分顺风车市场份额。此前,阿里旗下的钉钉平台推送消息称,将与嘀嗒、哈啰联合推出顺风车业务。
 
6月初,高德在广东省与武汉市开启顺风车车主招募活动。曹操出行也进军顺风车行业。目前还有一些区域性的平台活跃,如拼客顺风车、一喂顺风车、阿尔法顺风车。一时间,顺风车行业竞争激烈。
 
“自从滴滴退出之后,顺风车市场基本处于比较停滞的阶段。尽管都在试图打开这一市场,但并没有特别激进的动作,所以各方还都有机会。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是群雄纷争的局面。”互联网分析师唐欣认为。
 
嘀嗒出行副总裁李金龙称,顺风车还是有用户需求,但与专业运力相比,增长算慢的。既要求顺风车效率高且价格又便宜是矛盾的,所以顺风车用户一般是满足预约出行。“2018年四轮出行,大概是每天9000万人次,但所有网约出行服务中(快车,专车等)可能不到4000万,剩下的5000多万还是传统型出租车,在4000万里,顺风车占的比例很小,运力与专业的没法比。”
 
“顺风车作为代表的共享经济利大于弊,这几年一直都是相关部门所鼓励的。对于用户来说,顺风车也是期望已久,若相关规范成熟之后,行业玩家自然而然重新启动,嘀嗒、哈啰、高德等都会加大力度投入来抢夺用户及市场。”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认为。
 
共享单车“归队” ofo、共享汽车资金难解
 
今年1月,美团宣布摩拜单车品牌将更名为美团单车,美团APP将成为其国内唯一入口,摩拜单车将成为美团单车事业部。此外,摩拜北京各办公区已在二月底搬迁至集团总部。至此,美团收购摩拜单车9个月后,摩拜单车全面“美团化”。
 
共享单车归队,并不止摩拜单车。小蓝单车或将完成历史使命。8月,北京交通委对互联网自行车租赁服务实施总量调控。滴滴出行将小蓝单车全部置换为青桔单车,摩拜单车完成第一批摩拜“美团黄”新款单车置换。
 
ofo小黄车押金难退未解,深陷资金泥沼,公司数度搬迁,联创团队各奔东西。与此同时,同为阿里系的哈啰出行完成逆袭。哈啰出行宣布,注册用户数达2.8亿。哈啰单车入驻全国360多个城市,用户覆盖从一线城市到下沉市场全线渗透。
 
值得注意的是,经过前面几年的攻城略地,以及用户习惯的培养。今年以来,共享单车迎来数波涨价潮。互联网分析师季城认为,共享单车行业已进入精细化运营阶段,未来更加考验平台运营效率。
 
重资产、重运营的共享汽车资金问题延宕已久,友友用车、EZZY、Car2Go等共享汽车平台宣布停止运营。今年以来,途歌、立刻出行、盼达用车也被爆出押金难退。
 
几家欢喜几家愁。日前,GoFun出行对外宣布,超50城市已经实现盈利。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滴滴出行将原滴滴共享汽车也随之升级并更名为小桔租车。
 
“共享汽车重资产重运营,一线城市的共享汽车将受市政服务以及停车空间等影响,运维成本必然居高不下,考验平台经营能力。”互联网分析师季城认为。
 
专家观点
 
贝恩公司全球合伙人、大中华区先进制造业务和汽车业务主席曾伟民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出行企业破解盈利难题要关注一些手段:极致的运营对出行企业重新获得公众信任至关重要。网约车公司应该瞄准优势地区,建立密集且稳定的车队规模,减少乘客的等待时间和运营成本。在中国的高线城市,网约车公司的渗透率正在临近饱和点,这就意味着公司应该将业务重点转移至低线城市,去那里争取高增长机会。
 
新京报记者 陈维城
 
编辑:秦瑗慧  责任编辑:张宸华   审核:底夫珍
联系我们 | 人员查询 | 投稿电话:18510067775 | 投稿邮箱:jrzgzk@163.com
豫ICP备16003108号-2 版权所有: 今日中国周刊,本站所有资源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2019 by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