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陆
   
人民日报-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央视网
央广网
中国报道
学习强国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中央文献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 > 人物访谈 >

我爱您祖国:记中国第一位圆号演奏博士张咪咪

——建国70周年巡礼之记录良知艺术

2019年06月21日 来源:今日中国周刊

        今日中国周刊广东6月20日电(马成刚)   
        泱泱中华五千年,人才辈出必爱国。在建国70周年来临之际,笔者走访了我国最年轻的圆号演奏博士张咪咪。她的成功,一方面来自于自己的刻苦努力,再就是得益于其父亲严厉的教导。在文章开始之前,这里很有必要介绍张咪咪的父亲----我国著名的圆号演奏家、教育家张诚心老师。张老师最早在部队文工团工作,为人极为谦和,圆号演奏水平高超。在中国乃至世界圆号的演奏舞台上颇负盛名。后因工作需要,由指挥大师李德伦推荐,调入中央乐团任圆号首席,1997年调入中央音乐学院任教至今。现仍是中国圆号学会的领军人物。张咪咪就是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里长大的。她在国外留学是从高中一直读到了博士毕业才回国,前后一共在外学习和生活了13年。一个小女孩,独自背起行囊远去他乡求学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下面就让我们来一起聆听,她在国外是怎样度过这13年艰辛的求学之路的......

        当我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就读时,美国爱德华国际夏令营以全额奖学金邀请我参加他们的音乐节。爱德华音乐艺术高中(Idyllwild Arts Academy)是美国仅有的三所全封闭式寄宿私立音乐艺术高中之一。它位于美国加州的洛杉矶和圣地亚哥中间的山顶上。老师和学生们每天穿梭于大片松柏中,被各种可爱的野生动物环绕着。音乐节分为室内乐和交响乐两期,我参加的是交响乐期。在顺利完成了乐团在洛杉矶音乐中心的多场演出后,爱德华音乐高中的校长以及系主任决定以全额奖学金邀请我加入他们的高中部。2004年8月,我背着乐器拖着一只行李箱独自离开了北京,开始了我的留美学习和生活。
        在各大音乐学院的附中,每周只有星期六一天的课程,从周一到周五,学生们都在普通中学上文化课。爱德华音乐艺术高中的文化课包含了所有普通高中的课程。这里对国际学生的英语要求非常严格。国际学生刚入学时必须要通过听、说、读、写全方面的英语测试才能分进不同程度的英语班。待顺利跳出高级英语班后才能够开始与英语是母语的学生们一同上课。为了能够在各科文化课取得优异的成绩,我每天都写功课至午夜。在繁重的文化课课程以外,学校每天还有3小时的乐团排练和1小时的室内乐排练。课程排得满满的,只有晚饭后2小时的活动时间是自由的。而我通常利用这珍贵的两小时去琴房练琴。晚8点半之前,所有学生必须回到房间写功课,学校每周还会送我们去专业老师家上专业课。在当天,学生们需要完成上午的文化课,下午抵达专业老师家。每位学生排队单独上专业课,并利用等候的时间写当天作业。总体而言,这里的音乐艺术高中结合了国内普通高中对文化课的高要求和国内音乐艺术高中对专业课的高要求,力求塑造出各方面全面发展的青少年人才。
        在爱德华音乐艺术高中的第二年,我参加了美国最大的比赛之一The spotlight competition。经过激烈的竞争,我荣幸地成为了此比赛历史上的第一位铜管选手夺冠。我的专业老师和学校的领导们都为我获得此荣誉而激动。由好莱坞明星们颁奖,在五千多人的洛杉矶音乐中心演独奏至今历历在目、记忆犹新。洛杉矶记者对我的个人采访也被刊登在了洛杉矶时报上,至今难忘。
        在音乐艺术高中的经历让我体会到东西方教育理念上的不同:国内注重的是培养学生对专业的执著;这里注重的则是培养人的渊博的知识面 。中国人自古以来相信童子功,当自己的孩子选择以音乐艺术为发展专业,其它与艺术音乐无关的文化课程便不再受重视。在国外,老师们也会因材施教,鼓励我们讲出和老师的不同观点及看法。国内一般会按成绩来排名,而在这里,学生的成绩属于个人隐私,学校更不允许以成绩来排名。这是教育方法上的小小不同。
        虽然加州明媚的阳光和四季如春的气候是很多人所向往的,但是纽约:一个全世界最顶尖的音乐家和艺术家所聚集的地方,依然是我最憧憬的城市。在爱德华音乐艺术高中的最后一年,我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荣获曼哈顿音乐学院(Manhattan School of Music)的全额奖学金。在全额奖学金之外,院长额外颁发给我四年食宿的全奖。我因为获得专业考试第一名的成绩,有幸被我的专业老师——大都会歌剧院 (The Metropolitan Opera) 首席Erik Ralske录取进他的主科班。与Erik Ralske学习的四年期间,他一直督促我去听现场音乐会,并告诫我这是音乐艺术家能够提升自己最快的渠道。 于是从大一开始,我每周都会去林肯中心(Lincoln Center) 和卡内基音乐厅 (Carnegie Hall)。欣赏世界顶级乐团的现场演出,如:纽约爱乐 (New York Philharmonic)、大都会歌剧院 (The Metropolitian Opera)、柏林爱乐 (Berlin Philharmonic)、维也纳爱乐 (Vienna Philharmonic)等等。这里大学的老师和学生们认为社会实践比在校课程更为重要。在完成学校课程和演出之余,我考上了纽约青年交响乐团 (New York Youth Symphony Orchestra) 的圆号首席,作为铜管里唯一一位中国国籍的首席与该团长期在卡内基音乐厅(Carnegie Hall)演出。勤工俭学在全世界的大学里都是普遍被鼓励的。在学校课程及社会实践之余,大部分学生会在图书馆等学校各个岗位工作,这与每位学生的家庭条件、家庭地位或经济状况没有任何关系。与中国的教育理念大相径庭。但在培养青少年的独立自主性方面,我们还需要加强。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我以优异成绩本科毕业后,获得耶鲁大学音乐学院(Yale School of Music) 的全额奖学金攻读硕士。在耶鲁大学期间最具有挑战性的事情莫过于选修其它学院的课程,如心理学或法律。完成其他学院的课程让我受益到只有美国常春藤名校才能给予学生们的优质教学与机遇。他们鼓励硕士生去校外积累教学经验。我一直热衷于教学,在多轮选拔后我被选为耶鲁大学音乐学院的艺术家讲师,在康州各校授课,授课内容涉及广泛。一对一专业课,重奏课,乐队训练课等。耶鲁大学管乐团聘请我为老师以及声部首席,教课之余随团去美国、欧洲以及南非各大城市巡演。
        在我获得耶鲁大学音乐学院硕士文凭的时候,我没有急着回国,而是考取了博士最高学者全额奖学金,继续攻读圆号音乐艺术博士。说到这里,笔者听的入迷一般。一个小女孩只身在外求学,似乎不知疲惫的拼搏再拼搏,努力在努力。我问她为什么这么拼命?她使劲的呷了口水说:“不努力回国何以见江东父老啊”。年轻有为,孺子可教也。
        音乐艺术博士的名额每年全校所有专业只有5至6名。音乐艺术博士学位就读时长一般为五年,其中包括三年的各类必修课程、乐团的排练和演出、一场重奏音乐会、三场独奏音乐会、一场学术演讲式独奏音乐会、10个小时的笔试(内容包含5个小时的个人专业答题和5个小时的交响乐、歌剧、室内乐等作品分析)、和两个小时的毕业口试答辩。张咪咪接着说。
        美国的毕业口试答辩的现场评审团有7-8位老师。专业老师以及各文化课学科老师可以提出任何专业或专业以外与音乐有关的问题,答辩没有范围。在这里,每年刚开学时学校会先安排所有博士生进行西方音乐史和音乐理论考试,只有通过这两门考试后,博士生才有权利选择博士学位的必修科目。博士学位每学期需要修满最低18个学分,音乐理论和西方音乐史以外的必修课程包括:器乐文学课、交响乐文学课、歌剧文学课、论文研究课、巴洛克以及更早期音乐研究、20世纪以及新音乐研究等课程。博士学位专业方面的课程,除了每周与博士导师的专业课以外,还有木管重奏、铜管重奏、或与弦乐的多种形式重奏室内乐课程。另外,博士学生还需要完成六个学期的大型乐团的排练和演出。
        这里的博士毕业论文为100页。我的毕业论文的题目是《中国圆号独奏作品分析》。因为有关中国的圆号独奏作品论文在本校历史上从未有人写过,我的博士导师以及院校各科老师都十分重视我的论文。我利用假期回国期间采访了几位中国圆号作品的作曲家,更充分了解了作品的背景和作曲家的初衷与要求。在最后一场学术演讲式独奏音乐会上我演讲并演奏了这几首中国圆号独奏曲,受到一致好评。同时得到了三位博士导师的审阅和批准,并被装订成册,留为学校历史资料。

        天道酬勤,2016年我获得了圆号音乐艺术博士学位,成为中国第一位圆号博士。我最大的感触就是博士学位不仅在大型乐团、室内乐和独奏等不同形式的演奏要求非常高,同时在文化课和论文等理论方面也要求成绩非常优异,博士学位追求的不仅仅是技术与演奏,而是全方面的音乐修养。在进修博士的第三年,经过多轮与上百位圆号演奏者的激烈竞争,我开始在普林斯顿交响乐团和美国国家芭蕾舞乐团工作。这里职业乐团公布出来的时间表在排练或演出时每首曲目精确到几分几秒,并且所有人员会严格遵守时间表,没有发生过任何的混乱或差错。在这样严谨的系统和工作环境下大家的排练和演出都非常有效率。
        回到国内我发现,参加各类夏令营已成为学生们假期的首选,而夏令营和音乐节的传统起源于欧美。在我参加的众多音乐节中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爱斯本音乐节(Aspen Music Festival)。音乐节时长为九个星期,总共有四个乐团同时进行排练和演出。全世界最知名的音乐家会分别与这四个乐团以独奏或声部首席的身份进行排练和演出。每一天的排练我都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最让我受益匪浅的是,他们对音乐和艺术永无止境的追求和无比谦虚的态度。他们不会去炫耀自己无与伦比的技术,而是有着高度严谨的态度。即使在音乐届他们已是无人不晓。他们对待音乐的态度正如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谨记的:“让一位年轻音乐家起步的也许是他/她高超的琴技,但能让他们走得更远的是:他们的音乐修养。而让他们能在音乐道路上一直往高处走下去的,最终是他们的人品”。
        2017年3月,我毅然决然的回到了祖国的怀抱,并进入母校中央音乐学院工作。在交响乐团任圆号声部首席及铜管声部长。2018年7月的全球教师招聘考试后,我又被聘为中央音乐学院管弦系圆号老师。回国工作以来欣慰地看到中国古典音乐朝气蓬勃地发展趋势,我也努力地为中国圆号事业在教学和演奏上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
        世界变得越来越小,音乐是没有国界的语言。无论是在国外还是在国内,我都希望所有走在音乐道路上的友人们能持有一颗对音乐纯粹的心,延续并创造出更美的艺术和文化。
        采访还没有结束,身为中央音乐学院管弦系圆号老师的她,急切地对我说:“快到上课时间了,抱歉了。。。”望着张咪咪老师那渐行渐远、青春靓丽的身影,我沉思良久。是啊!我们的国家之所以能够一天天的强大起来,也正是因为有无数个她这样热爱祖国、甘于奉献的知识分子,在孜孜不倦的努力的结果。用张咪咪自己的话说:“国外再好,那不是我的国。不论离开多少年,我最爱的依然是我最亲爱的祖国”。

编辑:文利  责任编辑:张宸华   审核:底夫珍
联系我们 | 人员查询 | 投稿电话:18510067775 | 投稿邮箱:jrzgzk@163.com
豫ICP备16003108号-2 版权所有: 今日中国周刊,本站所有资源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2019 by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Top